ZOL论坛 > 手机论坛 > 苹果手机论坛 > 苹果iPhone 8论坛 > 苹果CEO库克专访:用产品改变世界,可以做不赚钱项目
帖子很冷清,卤煮很失落!求安慰
返回列表
签到
手机签到经验翻倍!
快来扫一扫!

苹果CEO库克专访:用产品改变世界,可以做不赚钱项目

71浏览 / 0回复

仰望sky

仰望sky

62
精华
9142
帖子

等  级:Lv.9
经  验:87494
  • 点石成金
  • 聚沙成塔
  • 一言九鼎
  • 语惊四座
  • 天下无双
  • 滴水穿石
  • 论坛骨干
发表于 2017-09-12 18:51:40
电梯直达 确定
楼主

导语:在苹果举行新品发布会前夕,《财富》杂志与苹果CEO蒂姆·库克进行了访谈,探讨主题是“苹果公司如何将自身视为社会正能量”。库克认为,苹果最大的社会贡献在于通过“App经济”为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,并在世界其他地区为“数百万人”提供支持。

苹果CEO库克专访:用产品改变世界,可以做不赚钱项目

▲苹果CEO蒂姆·库克

以下为文章全文:

史蒂夫·乔布斯有句名言:“我们活着,就是为了改变世界,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?”如果世界上曾有一家企业自觉专注于一个目标,始终在将《财富》年度榜单中“改变现实”的主旨付诸现实,那就是苹果公司。

然而,对于乔布斯来说,他希望苹果公司为改变世界所做出的努力,几乎彻底演变成了为改变人们生活而创造新产品。这些产品是华丽的、有用的、有趣的、令人惊讶的,但基本上与“好”字不沾边。尽管产品外观看似精致时尚,营销举措真诚热烈,但是,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公司只是一架不眠不休、高效运转的赚钱机器,而将大部分社会责任甩给他人。

苹果现任CEO官蒂姆·库克56岁,在职业生涯中期加入苹果公司,再次点燃了苹果改变世界的热情。与乔布斯相比,库克的商业意识稍逊一筹。但当被要求对苹果公司如何改变世界做出解释时,他的回答用词与乔布斯如出一辙——“我们的产品”。

不过,库克领导下的苹果公司在社会意识和业界地位方面经历了一些转变。《财富》杂志执行编辑亚当·亚申斯基(Adam Lashinsky)最先在2008年杂志的封面故事中对库克进行了推介,文章的标题为“史蒂夫背后的天才”,今年3月下旬,他与这位苹果现任CEO进行了访谈,探讨主题是“苹果公司如何将自身视为社会正能量”。

库克的一些观点令人惊讶,包括他个人为什么拒绝成立公司基金会,为什么苹果公司的一些医疗保健计划(包括苹果智能手表App)缺少明显的赚钱模式,也可能永远不会赚钱。

库克还描绘了一幅苹果慈善事业图景,并提及其他与企业产品开发精神相符的商业慈善活动:苹果试图介入的项目不多,为的是集中精力。苹果将最大重点放在可再生能源(已有专业团队从事运作)、教育(重点是普及编码课程,从幼儿园到社区学院)和保健(包括与全球基金合作,通过PRODUCT RED慈善机构为艾滋病事业投资1.3亿美元)。

最后,库克认为,苹果最大的社会贡献在于通过“App经济”为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,并在世界其他地区为“数百万人”提供支持。对于苹果来说,一切又回到了它的产品,当下,约有十亿产品正在改变世界。

以下为访谈全文:

《财富》:苹果改变了世界吗?【该公司今年第三次荣登“改变世界”榜单】

库克:是的,我想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。我认为苹果改变世界的首要方式是通过我们的产品。我们为人们制造产品,这些工具使他们能够完成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——让人们能够创造、学习、教或玩,或者做一些真正精彩的事情。

因此,这是我们改变世界的主要方式。我们也试图通过公司运营来改变世界,思考是否把重点放在环境上,也就是说,确保我们没有碳足迹,或者依靠100%可再生能源来维持公司的运转。

我们提倡人权,因为苹果一直在为每个人制造产品。可以说,如果在世界某个地方有人被视为二等公民,那么,实现这个目标就有点困难了。

我们相信教育是一种伟大的平等工具,所以我们尽量将教育纳入主流。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教授编码课程,因为我们认为对于世界上每个人来说,编码都是第二种语言,无论是否采用高科技。我认为即使没有高科技,掌握编码技术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我们试图倡导人们尊重隐私,因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,科技可以做很多事情,但是,有些事情是不应该做的。因此,我们非常努力地保护人们的隐私和安全,并希望为他们屏蔽一些不好的东西。

因此,我们试图通过管理自己和运营公司的方式去做所有这些事情。但是我们改变世界的主要方式是通过我们的产品,因为凭借这种方式,我们可以接触更多的人。

《财富》:你说苹果公司让其产品适用于每个人,但苹果的商业策略是制造高价位、高利润和高端产品,这使你们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。

库克:嗯,不能说高利润,我不会用那个词。有大量公司的利润率更高,我们的定价体现的是产品价值。我们努力生产最好的产品,这意味着我们不产大路货。但我们不会轻视生产此类产品的人,它也是不错的商业模式,但我们不做那种生意。

但如果你看看我们的产品线,今天你可以花不到300美元买一部iPad。你可以买一部iPhone手机,取决于你选择哪一款,价格相差无几。这些都不是给富人用的。要是只为富人服务,我们显然不会有十亿多活跃用户数,因为不管在谁看来,这都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。

苹果CEO库克专访:用产品改变世界,可以做不赚钱项目

▲库克在2016年苹果WWDC大会上演讲

《财富》:请谈一谈围绕苹果产品的苹果经济。

库克:想想苹果给人们特别是开发人员带来过什么。我们提供给开发者的工具不仅仅是一款设备,而是与设备配套的开发工具包,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他们的热情和创造力来构建自己的产品。

然后,应用商店让他们有能力将产品销往世界。很久以前,你不能坐在地下室里经营全球业务,这是无法想象的。因此,世界每个国家都涌现出企业家,在做他们想做的事情。

我们也涉足制造。我们自己不做,但我们有第三方生产厂家为我们制造。我们在美国有很多这样的公司,我们在美国以外也有大量类似公司。但是我们用这种方式创造了很多工作岗位。在App经济和制造业之间,当然还包括我们自己的就业,我们在美国创造了200万多个就业机会。

《财富》:全世界对应的数字是多少?

库克:几百万。

《财富》:最近苹果开始关注健康。这是潜在的财源,还是一项更无私的事业?

库克:几年前我们开始研制苹果手表,开始关注健康。保健意味着活动监测,也意味着对你的健康状态进行一些人们不常进行(至少没有持续不断)的测量。以你的心脏为例。很少有人佩戴心脏监测器。所以当我们开始研究智能手表时,我们开始意识到可以做一些比心脏监测更深入的事情。

我们对这个领域极其感兴趣。是的,这是一个商机。如果你看一下,医疗卫生活动是经济中最大或第二大组成部分,取决于你所在的是世界上哪个国家。而且,在此之前人们从未单纯地认为应该将重点放在设备层面,制造出一流产品。人们始终关注于生产一些能够通过《医保保障方案》或《医疗补助计划》、可获得保险公司补偿的产品。因此在某些方面,我们为这个领域带来了全新观点,让大家“忘掉所有这些,看看什么能帮助人们?”

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和高兴的一件事是,用这款设备对心脏进行监测,基本上可以通过收集数据,提醒人们这里有问题,督促他们去看医生,说,“看看我的心率数据,是不是哪里不对劲?”而他们发现这些数据并非无关紧要,如果不来看病,他们早就死了。

我们还发现,有些是出于好奇心的偶然发现,正在进行的研究依然在延续过去的模式。人们仍在投放分类广告,试图召集参与者参与到研究中来。我们推出了Researchkit(一款软件开发者工具),让人们利用这种资源进行大规模研究,目前它正被用于帕金森症的研究,这差不多是世界史上最大的研究项目。我们现在刚刚触及皮毛,还未形成商业模式。老实说,我们在这个项目上不赚钱,但我们认为这对社会有好处,所以就做了。最终结果如何?我们早晚会知道,但今天没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在健康领域还有更多项目。有很多东西我们正在做,但不能告诉你,其中一些已经明确演变为商业项目,另外一些还没有,有的前景不明朗。我认为对苹果的未来而言,这是大有可为的一个领域。

《财富》:为什么苹果没有仿效其他公司建立一家基金会?

库克:这是非常好的问题。我们对个中细节做过详细研究。

《财富》:什么时候?

库克:我在2012年初了解它,并决定不做,原因是这样。当一家公司建立一个基金会时,我认为是有风险的,因为基金会可能与公司毫不相关。基金会有单独的董事会,有时会做出合理的独立决策,变成单独的东西。我不想苹果这样运作,我要每个人都参与其中。我认为我们之所以有力量,之所以能做这么多事,是因为我们更强大,因为我们团结,因为我们全力以赴。

我们不做那么多事情。但是,我们试图全身心投入。

在环保方面,我们一直在做,从产品的设计和开发,我们使用的材料。在制造中,我们正在关注可再生能源。当我们开发数据中心时,确保使用可再生能源。在地球日,我们希望所有商店都能让我们的客户意识到他们所能做的事情。我们试图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,因为这会带来更大的改变,我们可以成为池塘里的涟漪。如果我们有一个基金会,我担心它会变成10、12、20或50个人的事。突然间,对于12万人来说,这成了一件单独的事情。人们在这里工作是为了改变世界。所以我认为全公司上下应该团结一心,不能有基金会等外围机构。

《财富》:有没有人不同意你的决定?

库克:我得到过一些建议,所有建议都指向建立一个基金会。但我要基于自己的判断做出决定,切实问问五个为什么,最终都落实了,因为其他人都这样做。或者因为有些人觉得,成立一个基金会表明你关心世界。我将其视为一种变相营销,而我们不会“讨好”市场。那不是我们所关心的。而且我注意到基金会和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享受税收优惠。但是,你看,重申我的观点,如果你想做得好,必须竭尽全力。

我的观点是,我们12万人一起做,比12个人在角落里做决定要好得多。我不是批评那样做的人。我想也许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,也许很棒。但他们做不出苹果公司。

苹果CEO库克专访:用产品改变世界,可以做不赚钱项目

▲加州一座中学的学生使用iPad合作完成课堂任务

《财富》:让我们转向教育,我知道史蒂夫·乔布斯很有热情。

库克:他对教育市场很感兴趣,但不止于此。他非常热衷于学习,史蒂夫是终身学习者,他知道其中的价值所在,而且,他觉得传统的教育方法不起作用。

他认为现代教育的一大要素是数字化课堂。因此,在早期的各个阶段,他都在教室里推广Mac电脑。其实在推出Mac电脑之前,他已在教室里推广苹果电脑了,然后是iPad。因为他看到iPad可以让孩子获得解放,他想让所有使用课本的人都用上iPad,因为他看到孩子们背着50磅的课本走路,体重50磅的小孩要设法携带50磅的书。而且书本是平面的,不那么有意思。于是他走出去,投资1000万美元在课本上,告诉人们一切都有可能。

当前我们试图做的是下一步,下一步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码。不仅是因为今天我们知道如何编码的人太少了,而是因为我们看到科技越来越自然而然地横向化、而不是垂直化发展。不少人认为科技和其他技术一样是垂直化的。我真的不那样看,我认为,科技已经非常横向化了。

但是当我们审视它的时候,我们发现存在许多问题。一个问题是,编码被视为是计算机科学家的业务,针对的是某一类学生,具有科技型头脑的学生。所以我们创造了一种新的编程语言Swift。Swift的整体概念是一种编码语言,使得我们的产品易于使用,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学。然而,它强大到足以让你编写你能想到的最复杂的应用程序。然后我们想,好吧,我们还能做什么,所以我们推出了Swift Playgrounds——一款四、五岁年龄段孩子学习的课程,已经推广使用。于是我们后退一步,为所有12岁孩子制定了一项更大的计划,叫做“人人都能编码”。

所有这些课程内容都是免费的,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拥有。我们推出了多语言版本。然后,我们在过去的一年,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,积累了一些东西,我们认为,我们还没进入社区学院。我们需要进入社区学院。令人惊讶的是,如今我们已经在30所社区学院建起了系统。

《财富》:相对于科技行业中的其他公司,苹果在隐私方面采取了强硬路线。全行业都在仿效苹果的做法吗?

库克:我不认为很多人像我们一样,把它视为重中之重。我所看到的是更广泛的用户群体,隐私的重要性正在增加,同时,安全的重要性呈指数级增长,这是因为所有黑客、所有报告的问题都销声匿迹了。我想,从信用卡到随便什么东西,如果很多人反馈说产品出现问题,或听说产品有问题,都会让人感到压力山大。

所以我认为人们更注意保护隐私,我相信现实是这样的,因为一家公司如果无法满足客户需求,它是做不好的,我认为,这意味着更多公司会把保护用户隐私放在更高的优先级上。

而且,我希望这种情况成为现实,因为我们的数据非常私密,我们的个人信息是私人物品。这些设备可以使你的生活更好,但你希望它们是安全的。

《财富》:许多人认为iPhone和iPad是不良社交工具,比方说让人心不在焉、小孩注视屏幕的时间过长等,你如何回应这种事实?

库克:我们的整个前提是为我们的产品注入人性。你想想看智能手表,除了我们之前从保健角度谈到的所有功能,智能手表为你做的一件事是对你与外界的连接加以严选,保证你不会被它“绑架”。所以,如果你只想让某些人给你留言或其他什么,只要等待重要信息就够了。

或者,要是你真正需要某种通知,可以在这儿对智能手表进行设置,也可以一边谈话一边操作,而不是被迫等待,一条条地查看,直到把这条通知找出来。

此外,借助iPhone和iPad的文明用语操作系统iOS 11,当你开始旅行时,你会发现在开车途中,手机不会接收通知。如果你拿起手机,说“我没在开车”,通知才会跳出。如果你愿意,可以进入设置界面,关闭通知功能。但我们试图帮助人们保护自己,帮助人们做正确的事情。

我认为所有的公司都应该这样做,切实思考他们的产品是如何被人们使用的。使用一款产品有点像吃健康的食物,感觉真的很棒。但是你吃了太多的健康食品,也用得过多。

手表也有——我看到你没在用——一个呼吸App,在这里。有时它会轻拍你,督促你做一分钟呼吸练习。你只要这样做一个星期,与不做相比,在周末就会感到很惊讶。

《财富》:你做了吗?

库克:做了。有时它在不方便的时候拍我,我没法做。但是我可以进去设置一下,让它过后再提示。它是一种不起眼的小设计,所以我们真的在试着思考这一切。

《财富》:但问题肯定比呼吸App或安全App更大。

库克:许多事情都是这种模式。如果你想每天24个小时使用(他对着他的手机说),我可能不会阻止你,而且,也许不应该阻止,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,你可以自由选择这样做。但我作为生产商,应该想到怎样做才能对你有所帮助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我们确实很努力。

《财富》:最后一件事。似乎有充分的证据表明,许多公众认为公司不好,不是世界上的正能量。你肯定相信企业是社会正能量。对这部分公众来说,这种担心有必要吗?企业是否需要做得更好?

库克:我认为企业和其他东西一样,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,所以,我不认为你可以“一竹竿打死一船人”。就像人一样,大多数人很热心,但有时你遇到一个不怎么样的人。所以我想,企业同样如此。我不赞同“一切都好”或“一切都不好”的观点,我认为生活并非那么简单。

《财富》:毕竟,《财富》榜单的最终目的是为那些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的公司喝彩。

库克:我们总是试图去改变这个世界,使它变得更好。这是上世纪70年代苹果公司的创立宗旨,现在它仍然是我们的动力所在,还在激励着我们。我们要做的是正确的事,而不是容易的事,因为我们做的很多事都不容易。我们一路披荆斩棘,但我们始终希望做正确的事。


高级模式
论坛精选大家都在看24小时热帖7天热帖大家都在问最新回答

针对ZOL论坛您有任何使用问题和建议 您可以 联系论坛管理员查看帮助  或  给我提意见

快捷回复 APP下载 返回列表